明星们进入币圈开始发币了

hntagency 币安官网 2022-02-28 11:17:20 明星币

  明星发币,将自身价值“Token”(代币)化,是一种新的尝试和变革。从最简单的为区块链项目代言,到影视版权上链、再到现在的明星个人发币,最潮流的娱乐圈,也开始了发币之旅。只是这个变革,更多被困在炒作和噱头中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用百度搜索“明星发币”,能找到二百九十万条相关结果。用“铺天盖地”形容明星发币的消息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“首日暴涨27倍”,这是台湾艺人黄立成的密银币在今年2月上线交易所后交出的“成绩单”,而黄立成凭借密银币,成为“中国娱乐圈第一个发币的艺人”也许你对黄立成和他的密银币还有些陌生,但你一定听说过其弟弟黄立行和准弟媳徐静蕾的名字。而黄立成涉足币圈的故事,在娱乐圈领域,也绝非个例。

  曾有消息称,汪峰要“成为中国第一个发币的艺人”,他曾在《我是歌手》后台的休息室,跟别人介绍了一个多小时的区块链和比特币,并且称“去中心化的理念太牛*了”。

  不止是歌手,体育明星也开始涉足币圈。J罗(德甲拜仁队9号球员,2014年金靴奖得主 )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币的足球明星。今年6月12日公开对外发售个人名字命名的JR10代币,首期5亿JR10代币被抢购一空,价值500万美金。

  以太坊 ERC-20 协议让“一键发币”成为可能,而2017年ERC-20协议优化之后,代币发行更是井喷式爆发。业内人士表示该现象与ERC-20协议优化有直接关系。

  不仅如此,一些平台也在为发币狂潮推波助澜。例如,现在市面上出现的一个所谓“一键发币”的平台StarChain,它声称要让“每个内容创作者、IP资产、明星皆可实现一键发币”。这些显然大大降低了发币门槛。

  其次,今年年初大热的“3点钟群”,除了吸引了投资大佬、区块链创业者,也吸引了众多明星的加入。有消息称,包括高晓松、田羽生、海泉、林允、秦岚、佟丽娅赵奕欢韩庚等,都加入到了这场舆论狂欢,仿佛一场关于“发币”相关的运动即将发起。

  实际上,如果明星仅仅是“站台”,那和传统的代言、走秀没有太大的区别。但明星发币,就是要亲自加入到这场代币经济的实验:通过代币,将自身流量变现。

  对于明星发币行为,民间对这种现象的评价也是莫衷一是,有人认为,这将在明星和粉丝之间建立新的交流方式,也有人认为,这是新的“噱头”。

  有业内人士统计了明星所发的币,目前无一例外跌幅均超过90%以上,当初投资者购买的理由无一例外是冲着明星去的,结果却没有想象的好,没有及时卖出的投资者损失惨重。

  一位长期关注区块链行业的微博大V,就曾表示,“明星只要发一个币,就能赚数十亿。”粉丝由于信任明星,有了明星的背书,从而购买代币,当市场方向转变时,这个粉丝投资者也不愿意放手,结果最受伤害的就是这个明星的粉丝们。

  明星如果真正借助区块链技术,建立一个新的娱乐圈生态,是一种新的尝试和变革。只是,在如今浮躁的币圈和更浮躁的娱乐圈,这个变革,更多被困在炒作和噱头中。

  面对明星强大的号召力和不冷静的粉丝们,一些国家政府部门甚至直接出现了对“明星发币”现象的警示。

  去年9月,美国著名影星Paris Hilton在推特上发布支持名为 Lydian 的新兴加密货币,“期待参与新的@LydianCoinLtd令牌!”

  一个多月后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发出警告:“名人认可并不意味着合法,这(ICO)不适合所有投资者。”SEC同时表示:“明星和其他人正在利用社交媒体网络鼓励公众购买股票和其他投资。如果他们不能直接或间接的披露收到的报酬的性质、来源和金额,这些背书行为就可能涉嫌违法。”

  另外一起美国明星Steven Seagal参与的发币项目,也在政府部门的警告中停止。

  其实早在2015年10月份,英国女歌手Imogen Heap把她的新歌《Tiny Human》发布在以太坊区块链上,用户只需要将以太币存入其账户即可获得MP3文件的使用权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看,区块链技术能建立一个新的明星与粉丝的沟通平台,一个减少中介、更加直接的生态。

  在这个平台上,明星与粉丝的距离会更近,原本就具有抱团性质的粉丝经济,将进一步发展成社群经济体系,而不是简简单单的通过发币来挣钱。

分享: